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商業

資本除了逐利,還可以向善

石寶華 2019年06月13日

越來越多的人們發現道德價值與商業利益可以協商一致,一些社會問題的解決可以依靠商業力量的推動,資本被賦予向善的理念,從而造福社會。

中國改革開放40年,經濟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當前,在中國經濟發展由高速向高質量轉變的過程中,環境污染、人口老齡化、資源短缺等許多社會問題需要處理。要想解決上述社會問題和主要矛盾,完全依靠政府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亟待新的力量。傳統的慈善捐贈行為雖好,但不具有可持續性。有沒有一個既可以改善社會問題,又能實現可持續發展的解決辦法?作為投資人,我們能做些什么?

現代管理學之父彼得·德魯克其實早在1982年就說過“只有把社會問題變成有利可圖的商機的時候,這些社會問題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2007年,美國洛克菲勒基金會提出了一個創新的理念:在追求財務回報的同時力求實現積極的社會效應,即影響力投資。影響力投資的本質在于用商業手段解決社會問題,兼顧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在英美等發達國家,社會影響力投資市場正在形成,成立社會影響力投資機構、發行社會影響力債券、建立社會股票交易所等一系列措施已經相繼落地。近幾年,社會影響力投資的活躍程度在全球范圍內不斷增長,投資量和人數以每年15%至18%的速度增加。在美國、日本等國家,影響力投資行業發展指數甚至超過了傳統行業。2018年,影響力投資還被納入G20的議題,全球都在關注影響力投資。

在中國,影響力投資還屬于新鮮事物。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和社會財富的顯著增加,大量社會財富回饋公益,開展影響力投資的機構孕育而生,通過影響力投資實現快速發展的企業和影響投資的成功模式逐漸涌現,一些知名企業、資本大佬其實早就在用實際行動助力影響力投資改善社會問題了。紅杉資本的全球執行合伙人沈南鵬在2009年就投資了中國最大的公益小額信貸機構“中和農信”;香港天天向上基金的創始人應琦泓力圖建立一個純粹的社會影響力投資機構。2016年12月,天天向上基金向“中和農信”投資1億美元,成為目前為止中國最大的一筆影響力投資;禹閎資本打造的集政府部門、專業機構、社會投資三方合力的“綠康模式”創造了用影響力投資解決社會問題的范例。2017年12月,阿里巴巴推出脫貧基金,承諾在未來五年將投入100億元資金用于脫貧。自阿里巴巴脫貧基金啟動至今,螞蟻金服助農貸款發放超過768億元。國內很多投資人也從全新的視角來看待公共慈善事業和社會企業,許多投資“大咖”在其機構設立“使命投資”部門,關注社會企業。可以說,越來越多的人們發現道德價值與商業利益可以協商一致,一些社會問題的解決可以依靠商業力量的推動,資本被賦予向善的理念,不僅可以豐碩自己,更能夠造福社會。人類的智慧已經打破了“資本完全是逐利的”這一魔咒,事實證明:資本不僅是逐利的,還可以從善如流,這完全取決于投資人的選擇。

當前,中國經濟正在向高質量發展方向穩步邁進,社會影響力投資力求實現的是經濟、社會、環境三者平衡的最大化,可以說經濟發展的新理念與影響力投資本身非常契合。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食品安全以及政府對于扶貧問題的高度重視,養老、綠色農業、扶貧等問題成為社會關注的重點。相關研究報告顯示,到2020年,中國在民生產業領域需吸納社會投資20至30萬億元,中國的環保產業產值將超過5萬億元。據國家社科基金測算,到2050年,我國的老年市場規模將達到48.52萬億元,健康養老產業孕育著無限商機,還有普惠金融、扶貧產業、殘疾人就業等領域都擁有巨大的發展空間。馬云曾說,為社會解決的問題越大,就有越大的投資機會。如今,政府要求在教育、健康、生態等領域補齊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短板,激發脫貧內在動力,打贏脫貧攻堅戰,可以說影響力投資迎來了新的歷史發展機遇,能夠可持續地解決一定的社會問題。讓我們試想一下,如果影響力投資可以成為更多投資人的選擇,那么我國當前存在的諸多人們重點關注的社會問題或將得到更好地解決。因此,作為投資人,請肩負起推動資本向善的使命,一起來創造和諧美好的生活!(財富中文網)

注: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財富中文網立場。

本文作者石寶華是中國建投研究院研究員。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郑州市彩票中心